All archives    Admin

07月≪ 2017年08月 ≫09月

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--:--  |  スポンサー広告  |  编辑  |  Top↑

2009'11.10 (Tue)

手贱换服务器

于是bo的新地址为:http://3x3x3xmonica.blog128.fc2.com/

此bo停止更新。。。扭动着跑开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10:29  |  [自身]■流水帳  |  引用(0)  |  留言(2)  |  编辑  |  Top↑

2009'08.13 (Thu)

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

什么是好电影?
如果它标榜是武侠片,那么能让你觉得仗剑江湖荡气回肠就好。如果它标榜是爱情片,能让你想和一个人一直在一起就好。如果它标榜是搞笑片,那么能让你笑的肆无忌惮就是好。
毫无疑问,夜店是个不沉重的故事。而电影院里的我笑的几近抽筋。
那么,给我带来这么多笑声的电影,我实在不好意思一抹脸转过来,反思它的搞笑有没有深度,它的剧本有没有内涵。俺只知道俺这辈子当不上奥斯卡评委了。俺连金马奖的评审团都混不上,啥》我目标太远大?那你看我像是能当上金鸡百花评委的样子么?
于是俺就死皮赖脸就下里巴人了怎么着。夸夸俺觉得好笑的片子,应该不用上税吧?豆瓣上无数精英说了很多深邃的理论。想起一首歌很适合他们,叫炸弹人,简单说,就是一直放屁。

09:56  |  [亂世]■影視  |  引用(0)  |  留言(5)  |  编辑  |  Top↑

2009'07.13 (Mon)

一日谈

昨天又去了鼓浪屿,为了下下周的住宿踩点。
其实我一直不是一个浪漫的人。很容易就觉得别人矫情或者就造作,无聊或者傻X。也一直不喜欢那些天空海水啊,山花烂漫或者一马平川。太过诗意,基本上在我的字典里等同于太过刻意。于是一开始罗X和我说,一起去鼓浪屿住一宿吧之类的提议,自己内心是有些抵触的。--像我这么直来直去又不拐弯不抹角的姑娘,根本就不合适干这么文青的事情。这是我内心的OS。

可是还是去了。因为不知道为什么,我还是满喜欢鼓浪屿的,而且要给丢丢娜娜眼泪囧一干嗷嗷待哺的雏鸟们买点特产或者吃食。(娜娜:谁TM嗷嗷待哺了!)

涂了SPF50的防晒,然后画了个大浓眼线,就跟等我等成后妈脸的罗X出门去了,那时候已经接近正午。太阳正烈。

到了轮渡的时候,天空湛蓝湛蓝。那是我在北京很久都没办法看到的颜色。漫天大块大块的白云和对面岛上的绿树红墙映衬,显出一种艳丽又温柔的模样。
Photobucket
周末的游览人群很多,在上船的时候已经算是接踵摩肩的程度,可是好像又和在武汉在轮渡争相恐后的感觉有大大的不同。明明看上去差不多的客船,因为目的地的不同,给了我如此迳庭的感觉。真是奇怪的体验。
01:29  |  [自身]■流水帳  |  引用(0)  |  留言(9)  |  编辑  |  Top↑

2009'07.06 (Mon)

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

刚刚在浴室里冲澡,发现身上那些干裂的红块已经变成了淡淡的印记。好像随时能消失不见。于是我无比感谢海洋带来的水分。
来到厦门短短一周多,除了干燥得好像黄土高原的皮肤,我的生活好像有了很多的改变。

我可以八点钟起床了。
到公司门前还可以买上一份上热腾腾的面线糊或者蚝干粥。
中午十块钱就可以喝一份瓦罐汤还要两个炒菜。
下午上班前可以舒服的睡个午觉。
下班的时候站在在海边的公车站,看着大海和对面的鼓浪屿等待,然后吹着海风回家。
出门玩的时候可以坐坐免费小车,话唠司机和话唠司机的女朋友都可以给我提供旅途解闷业务。
可是我还是悲伤。那是一种无法抑制的又突然涌出的痛苦。比如今天,我被罗X要求洗碗。还被迫刷了三个锅。想到这里,我的仰望天空,泪流满面。

上周末的时候去罗X姐姐家两次,一直都在逗宝宝,宝宝乳名小猪。于是我也跟着小猪小猪的喊。软软的手脚,一直会哗啦啦流口水的嘴角,都让我觉得萌到爆棚。于是一个晚上都在爬行垫上陪着宝宝翻滚,为了讨小盆友欢心,造型算个鸟。
哪天生个小孩玩玩吧,我想。

厄,先上个昨天的照片。
00:49  |  [自身]■流水帳  |  引用(0)  |  留言(14)  |  编辑  |  Top↑

2009'06.29 (Mon)

离开然后一直想

Photobucket

之前在首都机场候机大厅的时候眼泪很难不流出来。
虽然一早就说过我在北京只会呆两年,可是真的离开的时候又怎么会若无其事的甩手走开。

东西打包得拖沓缓慢,因为不知道该不该带走,该不该丢开。其实想想我真是胆大包天,葱妈到现在也应该不知道我在何方。若是辜负她这几个月的秋水望穿,结果又是怎样。

和丢丢在机场的时候胡乱的拍照,虽然离别在即可是在镜头面前还是要笑出来。喂,我们什么时候,还能再见面?喂喂喂,我,给你添了那么多麻烦的我,这些日子谢谢关照。你,请别为了这样一个我,眼泪又掉下来。

两个半小时是怎么样的时间?说不定也就是一场电影,甚至都不够酝酿一场大醉。可是两个半小时,我从北到南,跨越那么多各省,从漫天有雾的北京,到了海风笼罩的厦门。

在出站口左右转脑袋的时候看到向我走来的罗X,然后就笑了,她都没有变。恩。除了脸有点圆。

呆在的士里时候有不真实的感觉。的士广播里会有完全不能理解的闽南语播放,街道边的绿植是棕榈和芭蕉。路边小吃的标牌上写的都是我不熟悉的食物。不过身边熟悉的那个人么,就能给我安心的感觉。

晚上闭起眼睛的时候就想我真是凉薄,所以才会被某某一直说是白眼狼把。其实我只是有丁点喜新啦,厌旧到底还是与我无缘。所以亲爱的姑娘们,记得我爱你们哦,然后开心的过生活。插科打诨的时候,记得算我一份。

飞吻。
09:48  |  [自身]■碎碎念  |  引用(0)  |  留言(15)  |  编辑  |  Top↑
 | HOME |  NEXT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